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       何康红
       今年76岁的张文岭是绰尔林业局的一名退休老干部。从1959年来到大兴安岭甘河林区,至2004年在绰尔林业局退休,从一名技术工人成长为一名专家型领导,他与电力结下了不解之缘,见证了林区电力事业的发展与变迁。
      学习电力技术 成为行家里手
      上世纪60年代,林区开发建设初期,百业待兴。当时,筑路全凭人力肩扛手提来运输石土、木材生产要靠弯把锯采伐、森林小火车需要人力肩杠拔门。由于人力缺乏且生产工具及设备落后,每到周末,全局职工便开展大会战,集中所有力量到贮木场帮忙装车,抓运量,搞“小高峰”。电力不足也是制约生产能力的瓶颈。当时的甘河林区,连柴油发电都没有普及,用的是更为落后的锅驼机,利用蒸汽,用锅炉带动发电。
      经济发展,电力先行。林区人也在为发展电力事业做着准备。1960年3月,张文岭与甘河林区选派的130余人一道,被派出进行电力专业学习,张文岭是带队人之一。这130人当中有百余人是当时刚刚转业到地方的转业兵,有些人在部队时就有相关技术,再经过考试选拔,在当时可以说个人素质很高、纪律性也较强。
      电力工作专业技术性强,需要理论支撑,更需要实践操作。这批林区最早派出学习的学员先到白城电厂学习,又到淮阴电校学习,1963年被分配到扎兰屯电厂实习。经过五六年理论和实践的学习,这些学员都成了行业里手,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,为甘河电厂的顺利投产提供了技术保障。
      甘河电厂虽然在林区开工比较早,但因为是计划经济,计划投资不能如期到位,加之建设设备有限,所以建设周期也比较长。1963年甘河电厂开始筹建,1965年开始安装。张文岭等人从外地学成归来,参与电厂的安装、调试和试运行。当年九月,甘河电厂就开始为林业生产供电。
      张文岭是这批技术人员中的佼佼者,学习培训中他珍惜每一秒的学习机会,掌握了很强的操作技能。逐渐地,他便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,被提拔到领导岗位,先后任甘综厂(甘河电厂与板厂、制材厂合并后的简称)热力车间主任,甘综厂纤维板车间副主任、主任,甘河林业局与甘综厂合并后任工会主席等职,成为技术型、专家型领导。
担当新任 化解运行困境
      绰尔林业局1968年建局时只有一台6110型柴油机,带动一台24千瓦发电机供电,总装机容量仅为24千瓦。随着林业建设的发展又先后投产多台柴油发电机组,至1987年时,总装机容量达到了2700千瓦。但即使这样,也远远不能满足当时的电力需求,制约了生产,发电成本也非常高。那时候,不管是生产还是生活,电力只能限时供应。每到晚间10点半就停电是老百姓最深刻的记忆。如果遇到哪台机组出现问题,就经常大面积不间断地停电,给林业生产和职工生活都带来不便。
      从1986年开始,绰尔林业局着手筹建火力发电厂,这是继根河电业局和甘河林业局之后第三个上马建设的火力发电厂。
      基于张文岭在电力方面的丰富经验,1989年,他被调到绰尔林业局任副局长,主抓火力发电厂的筹建及财务、计划等工作。张文岭到绰尔时,火力发电厂只完成了一大半的土建工程,接手管理后,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电厂筹建上,从土建收尾到电力设备安装调试,再到质量和进度管理,他一直跟班作业、领导指挥。
      火力发电在当时来说是新鲜事物。当时承担土建的牙克石建工局在安装电力设备时有一定经验,但个别工作人员为了省时省料,经常在细节上含混过关。实物与图纸不符,图纸与现场施工不吻合,安装过程中出现的差头就像家常便饭,这让张文岭很不放心,熟知电力设备运行的他,深知热电运行系统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,哪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。遇到安装细节上不对路,他绝不凑乎,发现一些安装错误,不返工纠正绝不罢休。他甚至与上级派驻领导据理力辩,争得面红耳赤,直到把对方说服为止。在历时一年的安装调试过程中,张文岭一直在现场指挥、管理,以至于家人经常见不到他。
      安装时劳心费力,运行后仍不轻松。绰尔林业局在电厂筹建之初也选派人员到外地进行学习培训,学习电气、汽轮机运行、锅炉运行、检修、化验等技术。但与当年甘河电厂的情况不同,一是绰尔选派的人员都是自己的子弟、子女,文化底子薄。二是学习培训时间短,没进行理论学习,只在就近的梨子山铁矿电厂进行了一年多的实践操作,在实践操作技术上也不熟练,火力发电以后,虽然也从根河电业局、梨子山铁矿电厂借调了技术人才,但大多数职工仍属于摸索着干,边学边干,这也导致了运行之初各类“误操作事件”频发。
      1990年12月,绰尔电厂正式投产发电,转眼就是春节,可就在家家户户庆团圆的重要时刻,电厂却出事了。按照操作规程,风室内的排灰需每班定时打扫,但由于职工马虎大意,没有意识到排灰的重要性,链条式炉排上落进的灰渣、碎煤结焦,两台机组的炉排全都拱起来,运行不了了,两台锅炉一起爬了窝,大年初一停了电。一时间,气压马上掉了下来,全城没电,就是电厂厂房的暖气片也面临冻裂的危险。
      当时,在电厂有个习惯,一没电,职工们就自发地去看看情况。张文岭也第一时间到达现场,查找原因,指挥清理炉排上的焦化物,把折的炉排接上。
      因为职工的熟练程度不行,检修力量薄弱,待炉排的问题解决后,时间也过去了一天多。寒冷的冬季,滴水成冰,一天多的时间,室内像冰窖一样,这边准备起炉,那边一看,软化水水管又冻了,如果再耽搁下去,就不知会有多少水管、暖气片结冰了。受害的也不仅仅是一家一户,就是电厂也自身难保,甚至整个锅炉系统都会瘫痪,三千多万的投资和几年的心血也将化为乌有。在这重要的时刻,林业局临时召开会议,商议对策,把千斤重担又一次压在张文岭身上。一切听由他的指挥。他召集全厂的技术领导和技术骨干集思广益,判断冻结点。好在判断准确,在地沟里的冻结点上,用土办法引着了一堆火,烤热了软化水管。这才让锅炉重新起炉,一场事故化险为夷。
退休不休 再续电业辉煌
      走上领导岗位的张文岭,识大局、顾大体。无论分管那个岗位,他都能摆正自己的位置,依据自己的实践经验为主要领导出谋划策,担当责任。他认为,一个单位合不合,主要看班子,只要班子成员干的和手,就没有干不成的事。在绰尔林业局工作期间,他积极争取国家投资计划,为绰尔林业局发展建设提供资金保障。在外欠货款数额巨大的情况下,他首次提出“清欠”这个概念,林业局开始动用各种力量追回欠款,这对林业局后续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。针对职工看病难、路途远的实际情况,他提出职工医院整体搬迁的建议,方便了职工的就医问诊。
      2003年,绰尔火力发电厂的锅炉输出又呈现出供电不足现象。为了增加锅炉的出力,林业局计划对供电系统进行改造,将炉排燃烧炉改成流化床锅炉,同时,也将改造除尘系统,将原来的直排改成电力高压收尘,减少对环境的污染。一项项技术难题又摆在绰尔人面前。
      而这时的张文岭也到了退休年龄。在上级领导到绰尔宣布退职令的时候,时任林业局领导竭力挽留,要求张文岭担任锅炉改造技术顾问。就这样,一纸退职令成了一张“出发令”,张文岭退而不休,又把身心投入到绰尔锅炉改造中来。从改造设计规划,到改造跟班指导,一直到最后验收把关,一干又是一年多。
      经过改造以后的绰尔火力发电厂,后续又承担了对绰源林业局的供电,直至2010年,林业局正式全面引入区域网电,绰尔火力发电厂才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。

上一篇:蹦床运动源于中世纪杂技,有“空中芭蕾”之美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中福彩